快捷搜索:  

三代人一片林:星河滚烫,一脉相承的是绿色理想

中新网内蒙古大兴安岭8月12日电 题:三代人(ren)一片林:星河滚烫,一脉相承的(de)是(shi)绿色理想

中新网记者 张玮

秋雨过后,浩浩荡荡的(de)“采秋”大军出现在内蒙古大兴安岭深处,骆永明是(shi)其中一员。

“采秋”是(shi)他(ta)的(de)兼职,每天早出晚归的(de)“采秋”生活实则是(shi)为了进山巡护,“从四川、贵州等地来了不少‘采秋’者,约莫着得有万余人(ren)了吧,林子得看好(hao),千万不能引发人(ren)为火灾。”

骆永明是(shi)阿龙山森工公(gong)司(si)的(de)一名森林管护员,父亲是(shi)一名老护林人(ren),女儿如今也接过接力棒,成为新一代的(de)护林者。三代人(ren)守护一片林,在他(ta)们(men)看来,一脉相承的(de)是(shi)一份绿色理想。

图为如今,骆岐荣(左二)一家人(ren)能有更多的(de)时间(shijian)在一起吃团圆饭。 骆士莲供图 图为如今,骆岐荣(左二)一家人(ren)能有更多的(de)时间(shijian)在一起吃团圆饭。 骆士莲供图

“阿龙山”系鄂温克语音译,意为“分岔的(de)河流”。坐落于大兴安岭西北坡的(de)阿龙山生态功能区总面积358697公(gong)顷,林木蓄积总量达2492万立方米。

20世纪50年代,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开发建(jian)设(she)。骆永明的(de)父亲骆岐荣是(shi)四川人(ren),当兵退伍后加入林区建(jian)设(she)大军中。

“一下火车就打滑,没见过雪啊。”在林区生活了60多年的(de)骆岐荣,四川口音中夹杂着东北味儿。

“即使戴着棉手套,手都冻起泡了。”骆岐荣回忆,“一起来的(de)好(hao)多人(ren)都冻走了。”

爬过冰、卧过雪的(de)抗美援朝老兵骆岐荣却决定留下来,为新中国建(jian)设(she)出一份力。

骆岐荣说:“那时候,林区没有路,运送木材首先要把路修通了。一头扎进林子里,常常遇到断水断粮的(de)情况。”

有一回,饿着肚子的(de)工人(ren)们(men)借来玉米碴子,都来不及洗,就直接下锅煮了……

即使经历了如此的(de)艰难,骆岐荣仍选择扎根林区,将远在几千公(gong)里外的(de)妻儿接到内蒙古大兴安岭。

“这么多年,我(wo)父亲见证了林区的(de)变化和发展,他(ta)对(dui)这片林子有感情。”如今的(de)骆永明已经满口“大碴子味儿”。

1987年,16岁的(de)骆永明在父亲和兄长的(de)鼓励下,成为一名林业(ye)工人(ren)。

他(ta)还清晰地记得,有一次木材装完车已经是(shi)半夜,自己一个人(ren)开车回家,又冷又饿……

图为骆士莲。 骆士莲供图 图为骆士莲。 骆士莲供图

“山上的(de)活儿我(wo)基本上都干过。”骆永明是(shi)内蒙古大兴安岭从伐木到护林的(de)见证者,也是(shi)践行者。

在骆永明心里,伐木时期,看着一车一车的(de)木材运送到国家需要的(de)地方,他(ta)很自豪。“停伐后,我(wo)每天看着这些努力向上生长的(de)花草树木,能够守护这片绿水青山,这让我(wo)更自豪!”

和记者的(de)交谈中,骆永明话不多,但对(dui)这片森林的(de)深情,却体现在字里行间。

“停伐后,我(wo)们(men)从砍树人(ren)转型成为看树人(ren),靠发展旅游和林下经济转变生产生活方式。”骆永明感叹道,如今的(de)生活条件越来越好(hao),上山巡护也能住上移动房车、吃上热乎饭。

“每天一日三餐,三菜一汤,很不错呐!”骆永明咯咯地笑道。

今年25岁的(de)骆士莲是(shi)骆永明的(de)女儿,生在林区、长在林区的(de)她(ta)从小向往繁华,愿望便是(shi)走出大山。

19岁那年,骆士莲考上了内蒙古科技(keji)大学,如愿开启城市里的(de)学习生活。“大学毕业(ye)后,我(wo)曾去重庆工作过一段时间(shijian),但是(shi),在外面待得越久,就越想念家乡的(de)一切。”

当记者问及她(ta)最想念的(de)是(shi)什么?骆士莲说:“她(ta)会想念家里的(de)每一棵树、每一条河,甚至是(shi)吸入肺腑的(de)每一口清新的(de)空气……”

“爷爷一直对(dui)我(wo)们(men)讲,林区很美,建(jian)设(she)和保护林区需要很多年轻力量和‘新鲜血液’。”2021年,骆士莲放弃大城市的(de)工作,回到林区。

现在的(de)骆士莲依然像小时候一样,常常利用休息时间(shijian)跟在爸爸身后进林子里“遛达”,“雪兔、‘黑龙’……森林里的(de)生态环境更好(hao)了,好(hao)多以前见不到的(de)野生动物,我(wo)们(men)在林子里还能偶遇。”

88岁高龄的(de)骆岐荣还是(shi)喜欢让孙女儿趴在自己膝盖上,给她(ta)讲内蒙古大兴安岭开发建(jian)设(she)70年的(de)故事。

在骆士莲心里,家乡的(de)天是(shi)最蓝的(de),水是(shi)最清的(de),“是(shi)父辈们(men)守护住了这绿水青山,我(wo)希望在我(wo)们(men)这一代的(de)努力下,我(wo)们(men)的(de)后代也能看到这么美好(hao)的(de)绿色。”(完)

【编辑:陈海峰】

抛开年龄“枷锁” 中国涌现“逆社会时钟”人(ren)群

走出大凉山的(de)大学新生:我(wo)们(men)不完全是(shi)“小镇做题家”

91岁默多克又双叒离婚,百亿身家会被分走多少?

100天后开幕的(de)世界杯上,你(ni)会看到这些“新玩意”

大凉山深处的(de)“造梦人(ren)”:托举“雏鹰”振翅翱翔

热到创纪录的(de)7月过去了,欧洲或遭遇500年最严重干旱

中国新观察|央行最新报告!货币政策信号出现新变化

国际航班熔断措施调整后:国际机票预订量增两成

苏东坡的(de)“活法”,显现了中华文化怎样的(de)底色?

火上热搜的(de)台北故宫,十大镇馆之宝先睹为快!

“90后”两岸夫妻的(de)县城日记:工作生活都挺好(hao)

临终老人(ren)的(de)心灵呵护者:用爱与陪伴温暖人(ren)生最后一程

特朗普被曝已就2024年大选下定决心 网友:他(ta)会参选

苏氏祖祠独家回应:苏炳添是(shi)苏东坡第29代孙

解读“长征六号”七年成长史:9次发射、“运星达人(ren)”

陈来:中国文化为何能为生态文明提供理念基础?

告别一代巨星,也是(shi)告别过去的(de)自己

继哈啰后,美团单车涨价,骑共享单车不如坐公(gong)交?

骆永明,骆士莲,内蒙古大兴安岭,阿龙山,采秋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503人留言! 共有:503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